“街头海洛因”的常见种类及其含量

发布时间:2015-02-05

  在毒品黑市上,通常把鸦片叫做1号,呈黑色或褐色;把阿片制成吗啡这一过程的中间产物叫做2号海洛因,也称为海洛因碱.呈浅灰色或深褐色;3号海洛因是一种浅灰色或灰色的粗制海洛因,其纯度(指二乙酰吗啡含量)约为40%,别名有“金丹”、“黄砒”、“黄皮”等;4号海洛因为精制海洛因,其纯度为90%左右,白色粉末状;目前已有5号海洛因出现,其纯度高达99.9%。海洛因依赖者通常所说和使用的“4号”海洛因,实际上并非真正的“4号海洛因”,而是在“4号海洛因”中加入了各种添加物后,所形成的粉状或块状物,其海洛因含量多在10%左右或以下,有的甚至仅为3%左右。在美国,通常将其称之为“街头海洛因(street heroin)”,在我国某些地区则称之为“零包”。毒品黑市是一个绝对的供方市场,为贩毒的方便和隐蔽,通常用稍硬的纸张或锡箔纸等分包成“包”进行交易。包的大小因地区不同而有所差异,—般分为“大包”和“小包”。如年代初,一个“大包”约0.8克左右,一个“小包”约0.4克左右。近来,由于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加大和禁毒力量的加强,“包”的重量已明显减少。目前,“大包”的重量不足0.4克,“小包”则不足0.2克,甚至出现了不足0.1克的小小包”,当然其价格也随之降低。
  “街头海洛因”中常见的添加物
  在毒品黑市零售的“街头海洛因”中,添加物质的种类十分复杂。据调查,以掺入盐酸奎宁较为多见,也有不少掺入乳糖、果糖、咖啡因、普鲁卡因、烟碱、氰化物、淀粉、滑石粉、红糖、柳酸、硫酸镁、麻黄碱等,有的甚至掺入细棉纤维。除此之外,近年来国内已发现海洛因中掺有大量的巴比妥类、安定、安纳加、柳酸类止痛粉等。在这些添加物中,有的是具有药理活性的药物,如咖啡因、麻黄碱、安纳加等为中枢兴奋性药物,巴比妥类、安定、柳酸类止痛粉等为中枢抑制性药物。在海洛因中添加这些药物,可加强或改变海洛因使用后的“感受”,以出现海洛因依赖者追求的某种“特殊效果”。
  海洛因的别名及其相关用语
  海洛因依赖者是一个特殊的亚文化群体,或者称为药物亚文化群体。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行为模式以及自己的道德观与价值观。对该群体的某些现象进行研究,有利于我们对海洛因依赖者的认识和了解,同时也有利于治疗和管理者寻找到一些帮助他们的方法和措施。
  海洛因的别名众多,随地区、习惯和语言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其叫法多以海洛因的颜色、性状、作用等为基础,同时还常带有一定的隐蔽性和“亲切性”。现就以云南地区的叫法为主列举如下:
  按其颜色分,有人称海洛因为“白的”,相应把黄皮称为“黄的”,把阿片称为“黑的”。在海洛因依赖者眼中,使用不同颜色的毒品,有着不同的“意义”。使用“白的”者比使用“黄的”者高一等,而使用“黄的”者又比使用“黑的”者高一等。他们认为,海洛因为“精品”,用后比阿片“过瘾”,而使用阿片的程序较为麻烦,花费时间也较长,极为不方便,同时因为阿片较海洛因便宜,故使用阿片者大多被划入“穷”和“吃不起海格因”的一类,大有被“瞧之不起”之势。当然,在没有海洛因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海格因依赖者是不会因为阿片低等而不使用阿片的。
  海洛因依赖者中有将海洛因称之为“药”,而相应地把出现戒断症状称为“发病”者。其原因一是为了相互交流的隐蔽性,二是他们认为海洛因是“药中之王”。在海格因依赖者的眼里,没有任何一种药物的作用能与海洛因相比,无论是头痛、感冒、发热,还是心烦意乱、失眠,只要一口或一针下去,便可“药到病除”。因此,海洛因对海洛因依赖者具有特殊的意义,是他们解决各种躯体和心理问题的“灵丹妙药”。与此相应,便有了将买海洛因称为“拿药”、“找药”和“买药”等说法。也有的海洛因依赖者将海洛因称为“东西”,将购买海洛因称为“拿东西”、“找东西”者。这种叫法在海洛因依赖者中较为通用,只要一提到“东西”,彼此便心领神会了。在他们的语言中,“东西”一词已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
  “老海”、“小海”、“老四”、“小四”、“朋友”可以说是海洛因依赖者对海洛因的呢称,这类称呼反映出海洛因与其滥用者之间的一种密不可分的关系。多数海洛因依赖者已将海洛因与自己融为一体了,海洛因就如同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和“知心朋友”一般,有了它则心平气和,没有它便六神无主。笔者在临床工作中曾碰到过这样的海洛因依赖者,当问及“你认为世界上谁最了解你?”时,回答是“海格因,因为它最知道我的脾气”。可见,在一定意义上讲,海洛因依赖者需要海洛因就像一般人需要兄弟姐妹和需要朋友一样。因称为“包”、“大包”、“小包”、“零包”、“克数”、“整的”等,前4者指的是零售,后两者指的是批发。与此相应,在海洛因依赖者中有“吃零包”和“吃克数”一说。在他们看来,“吃零包”者多为没有钱而吃不起或没有“买药”关系的人,属于“挣一天钱吃一天药”者;“吃克数”者则相反,属既有钱又有关系者,可在购买批发海洛因后在家坐着吃,不必“四处奔波”找钱找药。许多海洛因依赖者都以自己能“吃克数”海洛因而自豪。可见,海洛因依赖者对海洛因的态度与正常人相比,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谈到使用海格因后的感受,海洛因依赖者通常用“飘”、“打头”、“昏”等词来形容,这是他们对海洛因“快感”描述的同义词,也是他们竭力追求的一种感受和状态。所谓“飘”指的是使用海洛因后,由于感知觉的改变所出现的一种“肢体消失,灵魂飘荡”的感觉,并伴有某些异常的意识状态,如“美女如云,遍地黄金”、“想什么来什么”等。“打头”指的是海洛因使用后的一种“舒服”的上冲感,反应的是海洛因作用的强弱和起效的快慢,也是他们评价海洛因“好丑”的一种标准,“打头”者“好”,反之则“丑”。曾一度被滥用的盐酸二氢埃脱菲(DHE)备受海洛因依赖者青睐,其原因之一就是该药“打头”作用极强。“昏”也是海洛因依赖者所追求的一种“舒服”状态,在他人看来,此时的海洛因依赖者“步态飘逸、行为可笑”,但同时却可以看到此时的用药者有一种“似乎与外界隔绝和内心极为满足”的情形。
“吃花烟”是海洛因依赖者对海洛因上瘾前隔三岔五地吸食海洛因方式的一种叫法,也用在脱毒后重新上瘾前不定时地使用海洛因期间。“吃花烟”是多数海洛因滥用者所希望的“理想”用药方式。他们自欺欺人地认为,这种使用海洛因的方法,既可以获得“快感”,同时又不会“上瘾”。在海洛因依赖者看来,“吃花烟”不能算是依赖或是成瘾。另外,“吃花烟”也是许多海洛因依赖者用于搪塞家长、警察和医生的借口。